/ 雜學,為了找回我們的哪吒

「哪吒太子,析肉還母,析骨還父。然後現本身,運大神力,為父母說法。」

-《五燈會元》卷2

每個孩子/或是曾經的自己都是哪吒。

從最美好的盼望而來,都曾三頭九眼八臂,把爸媽搞得焦頭爛額,幸福的精疲力盡。然而世界太重了:哪吒的書包太重,只能把風火輪收進玩具箱。小考如鬼大考如魔,火尖槍難敵補習班。

小哪吒聽話,收起三頭八臂,專心做好一件事,身穿制服十二年,從此化為平凡人。不是平凡不好,而是被迫成為不是自己的自己。哪吒受縛,閉起火眼金睛,從此跌跌撞撞,認不出自己的臉,發不出自己的聲音。

如果可以啊,能不能再見體制,揮別填鴨,拔掉身上的標籤。讓每個塵世中的哪吒歸還虛胖的肉身、拆解規訓的骨架,讓哪吒們能成為自己的自己。

在這裡,我們想讓每個哪吒奔跑;想讓每個未來充滿可能性;想讓每個哪吒再度是那個三頭九眼八臂的自己。

雜學校,就是為了這個而已。